「比特派钱包ios下载」Web3夹在了新旧世界之间

作者: 佚名 分类: 区块链钱包 发布时间: 2022-07-16 00:00

大量投资机构涌入,最终Web3可能是由资本而非公民所掌握——这与Web3的初心背道而驰。

文章的要点如下:

第一,现有对Web3理解,更多是基于Web2出现的种种问题,而提出的一种憧憬。普遍共识认为,在Web3,大家需拥有统一的身份认证、数据确权与授权、无须信任以及打破垄断。

第二,Web3“信仰者”认为,互联网本就是主张开放、自由的,而现在大部分的互联网大厂成了垄断的代名词,因此他们提出了新的主张——更加贴近互联网诞生初期原意的Web3。

第三,区块链、NFT、元宇宙、Web3这些概念之间,相互之间存在关联。

第四,现有互联网大厂扎堆进Web3,透露着诡异。Web3想革Web2的命,而现在互联网大厂都是Web2的既得利益者。

第五,目前Web3的发展,还介于Web2和Web3之间,从业者试着开发创造新的蛋糕,但Web2渗透方方面面,且Web3的从业人员基本都来自互联网大厂,很多项目都是套着Web3外衣的Web2。

第六,对于投资人入场这件事,是一种典型的“围城困境”。资本的介入可以使Web3快速成长并借助老牌投资机构的背书,获得更多的信任、达成更多共识。但Web3的“使命”是去中心化和确权,而投资,在他们看来,属于Web2时代的“传统玩法”。

业内普遍共识是,现有的Web3项目,大部分还不是真正的Web3。

2021年大火的《觉醒年代》,让Jax对自己的职业有了新认识。《觉醒年代》中,陈乔年、陈延年兄弟与志同道合的同学,为寻找出路,一起做了个实验——俭洁食堂。实验的体现形式为互助社俭洁食堂,期间参与者提前制定了如“没有私产”等规定,作为相互之间的约束。

看到这段剧情时,Jax想到了Web3:“这个组织关系类似于DAO(去中心化自治组织),他们在尝试一种新的组织形式——大家相互之间的关系是平等的,所有决定通过投票权表决,然后通过共同劳动获取奖励,再分配下去。”

Jax现在是一名Web3产品经理,自2019年3月入职杭州一家做公链的区块链企业后,其工作便一直与token、DeFi(去中心化金融)、NFT、元宇宙、Web3等火爆的概念有着直接关系。

“到现在,我还是认为它是一场社会化实验,有可能成功,也有可能失败。”Jax说。

2021年下半年,Web3这一概念开始被广泛讨论后,个人、企业、组织均在抢滩,一时成为风潮。

金沙江创投管理合伙人朱啸虎购买了游戏StepN的跑鞋,并评价其经济模式称“有机会跑通,未必是庞氏”;激进的风险投资新势力a16z(风险投资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),先后投资的Web3领域公司或项目数量超过了80个;今年1月至今,红杉资本截至目前至少投资了20家Web3公司。

除了新钱、老钱在涌向Web3外,技术、人才也向这里流动。阿里、腾讯、字节等企业的员工或高管被爆跳槽Web3领域;Meta、谷歌、亚马逊、推特、eBay等硅谷巨头们也开始探索Web3。

看起来,从业者比围观者更理智。

“比如境外的NFT平台OpenSea,这个平台没有完全做到去中心化,只是一个交易系统,不是一个确权系统。而Web3的主要特征就是可拥有。而可拥有的前提,就是需要一个跨平台的身份,才能实现确权,所以OpenSea距离Web3也还有一定距离。有人说它是2.5代,比Web2进一步,但也还没到Web3。”中国通信工业协会区块链专委会轮值主席朱幼平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朱幼平的观点也与Jax相似,国内目前出现的大量的数字藏品,便是对Web3的一种探索,正在摸着石头过河。

“说实话,对当前的各种Web3项目,我是持怀疑态度的,因为我理解的Web3必定是去平台化和项目开放合作共赢的,但从现状来看,很多项目都还是Web2思维,不仅没有用去中心化的方式去做项目,而且还在做各种跑马圈地,项目不够open,也很不Web3。”Jax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Web3是一座孤城,城外的人高喊着“这是未来”,带着人、带着钱想冲进来;城内的人则审视着层出不穷的项目,担心水大鱼大之中,混杂着的李鬼,伤害了他们的信仰。

Web3陷在Web2里:想改变,却绕不开你

朱啸虎购买虚拟跑鞋的消息引发热议。人们讨论的焦点分为两类:一是身为互联网领域投资人的朱啸虎竟然拥抱了Web3项目;二是,他会不会被骗?

Web3领域中,投资人正大步入场。

除一直激进的a16z外,红杉资本、桥水基金等知名投资机构也纷纷入场,多支专注投资Web3领域的新基金先后成立。据21世纪经济报道,今年2月,红杉资本宣布推出一支专注于加密货币的投资基金,资金规模在5亿至6亿美元之间。这支加密基金将主要投资加密项目,包括已经在加密交易所上市和尚未上市的代币。

对于投资人入场这件事,在圈内人看来,是一种典型的“围城困境”。

无疑,资本的介入可以使Web3快速成长并借助老牌投资机构的背书,获得更多的信任、达成更多共识。但Web3的“使命”是去中心化和确权,而投资,在他们看来,属于Web2时代的“传统玩法”。

正因为这个矛盾点,推特的创始人Jack Dorsey被自己的投资人拉黑。

2021年12月,Jack Dorsey发表推文批评Web3是风险投资公司的工具。有媒体报道表示:Jack Dorsey之后,Musk也加入了批评Web3的行列,他指责Web3概念的流行只是一种营销方式。而a16z创始人和其他Web3的支持者也纷纷做出了回应和反驳。

最终,a16z创始人Marc Andreessen将他“拉黑”,而Jack Dorsey作为回应,同样拉黑了对方。

Jack Dorsey质疑的并不是Web3本身,而是投资方式的介入是否适合——大量投资机构涌入,最终Web3可能是由资本而非公民所掌握——这与Web3的初心背道而驰。

除了作为杠杆的资本具备Web2属性之外,人才的思维惯性也是如此。

“刚才提到的对Web3的理解和描述,是一种理想中的状况,大家都在做自己擅长的事情。而现在业内Web3出现了一个情况,就是现在它的业态没有形成。”Jax以社交为例,举了个例子。

在Web3中,社交、关系构造等还没有形成一个共识。不同的团队都基于自己擅长的,在做类似的项目,Jax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“这些项目的产品经理大多都是从Web2中转职过来的,他们的思维还是停留在要建立护城河,要形成差异化,我的数据不能让其他团队得到等。”

在Jax看来,这些打着Web3旗号,却依旧延用Web2思维的产品,没有解决去中心化和用户信息掌握在个人手中两大问题,顶多算Web2.5。

Web3从概念到成熟的过程中,最大的壁垒不是技术,而是如何做出一块新蛋糕。如果没有新蛋糕的出现,谁会原意降低目前享受到的效率。

STEPVR创始人、总裁郭成博士举了关于效率的例子,如一个普通的互联网使用者,现在让他上网速度降低30%,换取的是他也不知道以后在哪会体现的权益,谁会愿意?他还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提升效率与公平,是人类持之以恒的主题。公平与效率,还需要在经济回报的框架之内。而目前吸引用户的经济回报,最普遍、最直接同时风险最大的就是发币。

郭成认为,目前行业中所说的没有落地点,主要因为现在组织形式和权益分配下,没有做出一块新的权益。而过去的权益已经被划分得非常细致且高效了。

Web2虽然存在各种中心化的问题,但却将效率做到了极致。

“现有Web2产品,都是基于使用方便的原理去设计的,多点一步都是产品经理的噩梦,极有可能每多点一下流量就会损失50%,那最终谁愿意去支付这部分的成本呢?”郭成说。

若想发展成一个时代,Web3仅靠信仰和共识,是远远不够的。

构筑一个乌托邦:他们要革互联网大厂的命

Web3并不是新概念。

2007年,一个名叫李宗恩的年轻人在《赢在中国》节目中,为马云、史玉柱等导师解释什么是Web3。

“Web3是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结合,可以分析用户在虚拟世界里的行为,去引导现实的消费。”那时的李宗恩认为,Web2基本上是互动的,内容是由使用者自己去改的。而Web1.0基本就是单向的,像阿里巴巴网站,不管它的使用者怎样,有多少互动,都是一个以公司为核心来主导整件事情的平台。

在李宗恩这档节目中,马云在最后问了两个问题,其中一个是关于阿里巴巴的定位,“阿里巴巴是1.0啊?你用过阿里巴巴没有?”

对此,李宗恩尴尬表示:“我可能对阿里巴巴不太清楚。”

马云总结道:“对客户有用的话,哪怕是Web0.1也无所谓。”

2006年,也就是这场对话的一年前,马云参加了全球首届Web2.0大会,他是中国去的唯一一个代表。关于Web2、Web3的探讨由此开始。

2006年,万维网创建者Tim Berners-Lee提出了Web3的概念。目的很简单,就是基于当时已经看到的Web2,为下一个阶段做描述。那时的他认为语义网会是进化的核心关键。

当年《时代周刊》的年度人物是“你”,指的是使用用户分享网站的一众网民,副标题则是“没错,就是你。信息时代由你掌握。欢迎进入自己的世界。”

这一期的杂志封面,则是一台镀膜贴片的电脑显示器中一个大写加粗的“你”,正好可以映出读者自己。据媒体报道,整本杂志的大部分内容都是介绍2006年互联网的发展,特别是Web2的发展,包括网络视频、博客、草根新闻等。

Web2被普遍接受和确认后,针对Web3的讨论也应运而生。但此时对Web3的理解是懵懂和初阶的。从李宗恩的表述中可以看到,当年对Web3的理解更像是元宇宙。直到2014年,以太坊联合创造者之一的Gavin Wood也再次提出了自己理解的Web3。

朱幼平向《中国企业家》解释了目前比较通用的理解。Web1.0是可读互联网,就像过去新浪这类门户,读者只能去读。Web2不光可读,还可写可分享,典型的就是微信,抖音、快手等平台都是Web2。而Web3则是可读可写还可以拥有,是建立在区块链(智能合约)之上的。在Web3之前的互联网时代,作为作品的创作者却没有实际拥有版权并享受其收益权。

郭成则将其概念精炼地进行了概括。他认为,Web3是基于区块链技术,强调个人权利属性,强调每个人确权的分布式互联网,是下一代互联网的统称。

朱幼平对Web3的理解,是基于Tim Berners-Lee,强调读者和平台的关系和权益。而郭成给出的定义,则倾向Gavin Wood,加入了确权、分布式、去中心、区块链等元素。

“Web3概念还在不断演化中。”朱幼平说。

正如尼采所说:

每一个概念都源自我们将并不相同的事物等量齐观。没有任何一片树叶与另一片完全相同,而“树叶”这个一概念的形成,是从个体差异中断然地抽象出来的,是通过人们忘却不同之处达到的。

——尼采,1873

Web3就是这样一个概念,每个人对他的理解都不完全相同,却又有相似之处。

《一本书读懂Web3.0》中则用了一句精炼的话,概括了Web3的特点——知道了Web2.0的缺点后,Web3的特征就清晰了。

Web3是一个经济现象

2006年就出现的Web3,为何直到现在才成为风潮?

“Web3实际上是个经济现象,这一代的互联网的红利没有了,国内的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的使用人口不会再大幅增加了,打车、外卖、社交等大部分领域都已划分完毕,自然要出现一个新的增长点。”郭成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。

在他看来,如果Web2还存在足够的增长和想象空间,现在也没Web3什么事了。

中国互联网发展二十余年,先后经历了社交、搜索、博客、电商、O2O、社交电商、短视频等流量变迁,也催生了淘品牌、抖品牌、快手品牌等多个依托流量平台而崛起的新锐品牌。面对增长的需求,每一次流量见顶时,挖掘或寻找新的流量红利成为了一种惯性。

从搜索引擎、团购、打车软件、共享单车、短视频、电商直播,到社区团购,从一二线到下沉市场,巨头不断争夺用户使用场景、流量和时长,对近11亿网民进行了全面“围剿”。

“随着全球用户花在互联网上的时长越来越长,能达到平均每天5小时到10小时,除去吃饭睡觉上厕所,每人一天清醒可支配的时间也就剩那么多。”郭成表示。

流量即人的注意力,流量即人在平台的停留时间。流量争夺、流量增长的背后,是对人所拥有时间的争夺和挤压。但每天只有24小时,这是不可变的定量。于是如何争夺用户的关注,便是互联网公司争夺的焦点。

“Web3必然是趋势,在腾讯、阿里、头条这类厂商争夺用户时间和定制各种规则的背景下,Web3更像一股清流,它将规则交给社区定制,将用户的数据所属权交还给用户,所以Web3必将重塑整个价值体系。”Jax说,哪怕现在遇到了各种泡沫问题,但Web3对他来说也是一种信仰。

Jax心目中的Web3有两大特点:第一是去中心化,没有过去谁管理谁的逻辑存在;第二,所有人的价值或数据属于个人。这两点是Web3的基础核心。

而这些都是在基于过去几年区块链、DeFi(去中心化金融)、NFT、DAO等方向的探索上发展起来的。

今年5月,朱啸虎购买了一双虚拟跑鞋。体验后他发朋友圈表示:第一天跑步赚了30美金,能量一会就没了,鞋子的钱看来要3个月才能回本。而朱啸虎朋友圈的头像便是NFT的代表作品无聊猿。据Opensea数据显示,BAYC #9279被allenzhu.eth以170 ETH(以太坊)买入,而朱啸虎的英文名正是Allen Zhu。

Web3、以太坊、NFT、区块链的概念相互交织在朱啸虎的微信朋友圈中。

对于区块链、NFT、DAO、Web3等概念的区别,郭成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,区块链是所有这些分布式计算、分布式确权的一个基础技术。然后NFT是基于此技术上面进行确权的一个权利属性,类似日常生活中地契这种契约。DAO是基于区块链上面智能合约的一种分散的组织方式。Web3是基于区块链技术,强调个人权利属性,强调每个人确权的这种类分布式互联网,也是下一代互联网的统称。元宇宙则是Web3、DAO、NFT、区块链落地的最佳实践场景。

《一本书读懂Web3.0》中的观点与郭成相似,作者认为区块链是Web3的核心技术,NFT是Web3的基本构成元素,元宇宙是Web3的具象表现形式,DAO是Web 3的基本组织形式,Web 3本质就是生产资料共享。

如今,在探索发展中,Web3的轮廓正逐渐清晰。

一座信仰与怀疑之城

将Web3定义成一场实验,意味着希望、未来,意味着容错率高,也意味着鱼龙混杂。这时,就需要学会辨别,哪些是科技带来的机会,哪些是投机。

对于Web3,大部分从业者都是坚信的,但对层出不穷打着Web3名义的项目,却又是怀疑的。

郭成在VR行业已从业10年,算得上中国最早一批做VR的人。他对于这类组织方式或基础概念类的东西,基本不会去怀疑,“因为它确实代表了一个美好的未来。”

郭成告诉《中国企业家》:“理性的态度是对具有未来想象力事上,不应该持怀疑态度。我们应该去审慎地看待它上面产生应用,比如VR领域。2015年、2016年出现过一些项目,说手机插到一个纸盒子里,这个东西就能呈现,我们应该怀疑这件事。”

而在Web3风口期,也出现了不少包装成Web3或区块链外衣的庞氏骗局,或借概念去割韭菜的项目——这是无法避免的。

《技术革命与金融资本》一书中提到,大技术革命带来的经济泡沫,具有相似的顺序:技术革命-金融泡沫-崩溃-黄金时代-政治动乱,大约每半个世纪就重新来一遍。

一场技术变革,一次社会实验,必然会伴随泡沫,而且浪越大,泡沫越多。对于普通人来说,如何避开大浪之下的“泡沫”,已经成了一项技能。

朱幼平将分辨这个项目究竟是“李逵”还是“李鬼”的技能总结为不断学习和了解:“多掌握了解新事物的底层逻辑,包括技术逻辑、商业逻辑,明白它的团队和一些操作。那么我想,是不是资金盘,具有多少技术含量,都是很容易看出来的。”

Jax与朱幼平的看法相似,李逵还是李鬼,了解是第一步。Jax总结了三点:第一,先把什么是Web3的基础概念弄明白;第二,不要贸然去投资一个Web3产品,可以去体验,去了解,比如你有100万,想投资Web3项目,建议你只拿1万元去;第三点,对于项目,尽量多去了解一些其他信息,Web3项目虽然鱼龙混杂,但头部项目可能就那么几个,尽量参与头部项目,因为这些项目已达到一定程度的共识。

郭成则更加简单直接,“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。判断这事挺简单的,比如你去看看他自己真的实际在用这款产品么。”

在用户没有切实感受到真正的改变前,现在的狂热和坚信,可能会反手给布道者一个大耳光。Gavin Wood在近期的访谈中给Web3做了一个袖珍的定义,那就是“更少的主观信任,更多的客观事实”。

电影《少年派的奇幻漂流》中,派说:信仰是座房子,很多层,每层有很多空房间,每间空房间内都可能住着怀疑。而怀疑是有用的,它使得信仰充满活力。

对于一场“实验”来说,在给予足够时间的同时,还要客观冷静看待手中的项目,这可能是下一个郁金香泡沫,也可能是下一个互联网时代。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